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本网站 是否继续?


经济参考报:专家热议国企混改难点与突破

  发布日期:2019-05-20    字体: 【 】   打印

分享到:

近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国企改革与发展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2019(第二届)中国国企改革与发展论坛”在京举行。论坛主题为“混合所有制改革——难点与突破”,多位专家学者与国企管理者围绕业绩优秀的央企国企的成功密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机制设计与难点突破等话题展开讨论。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指出,从1984年《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开始,国企改革话题一直广受关注,如今35年过去,国企改革的重点和难点仍被专家学者激烈探讨。国有企业在经营过程中面临更多元的问题,有更多的约束条件,这就要求国有企业经营者具备更强大的能力:不仅有企业家精神,更要有对国家社会高度的责任感,以及常人难以具备的大局观。

他谈到,中国国有经济是中国国民经济支柱。“当今时代,我们面临的外部环境愈发严峻,内部结构也愈发复杂,在此背景下,中国要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增长、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需要国有企业担当起更重大的责任,需要我们更广泛深入地开展研究。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离不开六个方面:一是推动中国经济的结构性转型,二是不断推动创新,三是继续推动以市场化为导向的改革,四是更大范围的开放,五是提高劳动力素质,六是虚心学习发达国家经验。”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院长毛基业以《业绩优秀央企的成功因素》为题作演讲。他提出,从一些业绩优秀的央企身上,可以看到一些共性规律和关键成功因素,可以探索复制成功密码的可能性。业绩优秀央企的成功因素在于:内生动力、制度保障、市场化运营。

他指出,在内生动力方面,一是企业家的精神品质,二是非常优秀的国企文化。国有企业家具有优秀的品质,他们不仅有职业经理人所需要的创新精神、冒险精神,善于把握机遇,而且还有家国情怀、责任担当、奉献意识。“国企文化深入人心,在文化理念上有宏大高远的使命愿景、以大局为重的价值观、自主创新的企业精神,凝聚了共同的目标;在文化建设上有与党建相结合的文化活动、将理念固化为行动的制度、以人为本的员工关怀,统一了行动准则。”

国企能实现持续的优秀业绩,背后的制度保障也同样重要。一是国资委从外部为国企治理作出了重大贡献,二是企业自身治理制度的建立和完善。毛基业谈到,国资委推动国企形成和完善现代企业治理机制,同时发挥党的领导制度性安排优势。“优秀国有企业的治理结构也在同国际接轨,第一,通过厘清责任、权利、义务,降低了行政干预,提升了市场化程度,提升了资源的配置效率,让企业能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第二,最大限度调动了国有企业的经营者和职工的积极性。第三,与资本市场对接,包括在海外上市,提高国际竞争力。”

毛基业指出,国有企业家的战略眼光独到,善于把握时机和方向,引领行业、产业布局。而国资委在国企考核上作了非常大的贡献和导向,考核上非常清晰到位,注重战略的修正,除了“五年规划”“五年计划”之外,还有动态调整,确保战略决策不出现大的错误。此外,国企总部定位清晰明确,很好地发挥了引领作用。战略之下的运营管理机制非常市场化,形成了包括支撑力、能动力、牵引力、保障力的“四力模型”。优秀国企还有很好的创新机制与能力。

谈到如何推广和复制优秀国企成功密码,毛基业认为,这是大家都在研究的问题,“培养和选拔高素质、有家国情怀和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至关重要。一把手的高度,就是企业的高度。国企队伍建设,需要系统性的培养和选拔。”

中海油安全技术服务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刘怀增,北京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新闻发言人连庆锋,和君集团董事长、和君商学院院长王明夫,知本咨询集团董事长刘斌,北京卓纬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朱宁等专家和国企管理者围绕“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机制设计与难点突破”展开对话。

关于国企混改过程中的关键点和风险点,刘怀增认为,首先要弄清楚混改到底要解决什么问题,如果解决的问题不清晰,将来在混改的设计上就会出现偏差。其次是顶层设计,到底要改成什么样的股权架构,要不要有控制权,在一开始就要非常清晰。第三是管理团队的激励,这决定了混改以后有没有活力,对国企混改,对最终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对企业的发展都是非常关键的。

连庆锋谈了对国企混改的五点体会。第一,党建工作一定要进行大胆改革创新,把党建工作的要求融入到企业每一根毛细血管里。第二,“混”是工具,“改”是目的,混改最后是要解决市场化主体。第三,经营上的变化或激励要实现市场化,要按照现代互联网模式或者新经济模式改革更深刻的制度。第四,混合的对象很重要,一定要有针对性地选择。第五,要完善员工持股方案。

王明夫提出,混改的成功要点是兼顾四个方面的利益:原股东、员工、管理层、新投资者。“如果大家的最大公约数没找到,这四方面的利益没有兼顾好,那么终究会有一方缺乏推动混改的积极性,混改就很难深入推进下去”。此外,“混”和“改”的关系要处理好,“混”是前提,“改”更重要,要改变公司治理机制、员工心态观念及行为习惯等等。

刘斌从“道”和“术”两个层面去理解混改。他提出,如今关于混改已经有成套的理论和方法,混改的“术”已经不成问题,其关键制约在于“道”,在于存在“不改”的现象。国企不能被动地等政策进一步细化,而是要主动去创新、去变革,去推动自己市场化的进程。

朱宁从法律角度进行了分享。她认为,混改要细致考虑民营资本和外资作为股东的诉求,满足各方面股东的不同诉求。另外,在产业结构方面,哪些混改是必须国有控股,哪些混改是可以让民营资本或外资控股的,应当给予更清晰的指引。在微观结构层面,股东行使权利的方式也应该更加清晰明确。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组织与人力资源系教授周禹表示,不管从政策端还是产业端,甚至从参与者来看,混合所有制改革都将是国企改革甚至联动其他企业协同改革的重要战略性方向。国家层面的方向感是坚定的,鼓励大家敢破敢立,敢于在混合中突破、在混合中创新、在融合中发展。“我们都应该树立对它的信心,认可和坚定地把握。国际国内大变局的情况下,国企改革将成为深化改革的中心,而且在最新的战略级改革举措中,混合所有制改革都是一个重要的战略级的方式和要求。所以要坚定不移大胆推动变革和发展。”




全国各省市政府网站
天津市各区政府网站
滨海新区政府系统网站

主办单位:天津市滨海新区国资委 | 承办单位:天津市滨海新区互联网信息管理中心
网站标识码:1201160034  |  备案序号:津ICP备18007535号  |   津公网安备 12011602000124号

联系电话:66896957 | 推荐使用IE8及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